慕容云海

麻竹

奶酪君-我是寒衣的heartmate:

【带着盾铁滤镜的香港迪士尼游记!】




11月去了趟香港迪士尼,正好是一个人流量很少的地方,几乎把整个迪士尼都玩了一遍XD


照片照了不少,但由于懒一直没写游记。


刚好看到喵喵说想看于是撸了个简单的 @就算是喵呀喵 




*注意:此游记只有钢铁侠相关部分!别的没有!没有!没有!


*注意:带着盾铁滤镜去玩的所以打了TAG 有异议马上就删(躺)




除了以上图片还有部分需要注意。


1、香港地铁真的非常贵,一张八达通充个300我觉得都不嫌多。


2、周边价格小饰品通常30-50左右,衣服100+,厚衣服300-500,头盔这样的大件190左右,全场总是有买多少件东西打折的活动,个人觉得并不算贵,可以对比天猫价格看看。对盾铁周边有兴趣的朋友,我跟你们讲,大部分周边都是成双成对的可以买到荷包全空都没问题哟!


3、钢铁侠飞行之旅排队的时候一定要放慢脚步走,每个简介都好有趣。


4、星球大战馆就在钢铁侠馆旁边~去看看嘛


5、钢铁侠和美国队长相关的徽章出了钢铁侠飞行之旅就看得见,不过总是有很多小孩在排队(TAT)


6、如果想好好玩迪士尼,真心推荐住在迪士尼酒店(有钢铁侠主题套房可以住哟),第一天就玩,纯玩,第二天就可以去找各种NPC合影,大家都非常友好,绝对不虚此行。


7、剧场表演的部分表演时间和花车是冲突的,如果玩两天就可以全部看一遍啦!


8、剧场良心推荐狮子王剧场和魔法厨房,4D电影和迪士尼故事剧场。


9、项目方面,如果不喜欢木偶可以跳过小小世界项目,我个人是觉得比较无聊。火车也比较无趣,不推荐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




大概就这么多,想到再补充,赶制出来的游记希望喵喵不要嫌弃哈哈哈。

买买买!!

Cinderella-Mirkwood:

妖都slo6【B8 窝头帮】摊宣来啦!(辛苦爪子做图!


再发一次,lof竟然给我缩图(刚才那条已删)


主营业务:漫威系列


主要CP:盾铁&贱虫
P1:全是同人本(几乎被阿浓大佬承包了的P1hhh)
P2、P3:各种盾铁周边小物(^q^)
P4:还有超多实用周边
P5:超值无料!(交换条件见图哦)
P6:我们在这里!We are here ——【B8】
P7:请认准摊子上这两位,可以来摊位调戏他俩(不
P8:坐摊的我当天的look⁄(⁄ ⁄ ⁄ω⁄ ⁄ ⁄)⁄
圈一下作者(大佬)们:@阿浓 @巴拉巴拉小肉饼 @Grass☘ @猫爪子小正直 @载水伊千山 @油腻 

p.s:关爱摊主从自备零钱开始,支持支付宝微信

啊啊啊想买啊啊啊

比哈特的马大哒:

all铁多cpPWP文本《人人都爱Iron Man》开始预售!!!【一宣代发】
预售地址戳这

本子内含网络公开正文+番外×2和网络未公开番外×3共6w字+6张插图,售价40RMB,预售截止到18年元旦,发货时间为预售结束后10-15天,按预售数目印刷不会大量通贩。更多详情请查看宣图↑再三提醒,由于是全程飙车本,未成年人请勿购买!被家长发现等问题作者及代理不负责任!

还有什么问题欢迎随时问 @RDJ的手机 ,感谢大家的支持!

太喜翻了!!

猫爪子小正直:

隔页~发出来混更!!共10P,请翻页~【反正是用来当赠品~就先偷跑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啥都没干,就不打水印了~大家不要商用就好了~~    


真的画的很辛苦OTZ。。。    


闲聊时间:

感冒之后咳嗽一直没好!!感觉已经咳出了腹肌!!

大家也都要注意身体啊!!身体是摸鱼本钱!!


下周又可以开始畅快地摸鱼了!!真开心啊真开心!!


帝都slo12,朋友申了个摊位,然而其实由我来负责~~

大家有想寄卖的或者想放无料在摊上的请私戳我~~

盾铁CP作品寄卖不要寄卖费的哦!!大家快来呀~~

一起玩呀一起玩!!

然后这次做什么无料做交换呢~请给我提一提建议好吗~~


最后谢谢关注~鞠躬!!【北京快递现在因事故暂停~北京的朋友在店里买东西请选择等待or寄邮政(三天到)or昂贵的顺丰服务......希望快递早日恢复正常!!OTZ

【天神组】【雷神X神奇女侠】Heartbeat

幽怜YouLian:

【天神组】【雷神X神奇女侠】Heartbeat 赠王宿宿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6244548/


“That's the only way to set us free”


——这是放我们自由的唯一途径


这可能是漫威和DC中颜值爆表的一组




BGM:Heartbeat & Free Fall  【视频中有歌手出场 他超帅der】


封面:王总





开坑时雄心万丈,填坑时哭爹喊娘。 



这个视频大概是我这段时间做的最快的一个了,相比起蝙蝠铁做了2个月,这个貌似一周就搞完了,虽然时间短吧 但是之前只打算做30秒,这个时间更短……


一开始是觉得找不出太多的共同点,只做几个大家笑眯眯的镜头就可以了,结果把有声gif放到微博之后 竟然有这么多人喜欢,才真正决定好好搞一搞,没想到剪辑的时候真是越做越带感,原先只打算做30秒的愣是被我做到了1分30秒,彩蛋变正片XD


《Heartbeat》是我搜同名歌曲时偶然间听到的,特别喜欢高潮部分,带着一点迷幻的感觉,做起视频来也非常带感。一开始这段视频节奏总是踩得不好,可能因为我之前用的都是节奏感很强的BGM,这首略带抒情风格的BGM是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做踩点的时候不知道是该踩心跳声 还是该踩转音,好在后来都顺利的搞定了 虽然看起来还是有点不大和谐,但总归来看还是比之前好的。(踩点强迫症……可能是很难治疗


《Free Fall》同样出自于这个歌手Christopher,话说这个小哥真的太帅了!帅到视频最后都有出现他的身影,因为实在是太帅了!!!大家有机会可以去看下《Heartbeat》的原版MV,身材好又带着一种忧郁的感觉!!


回到正题,《Free Fall》可以说是雷神Thor的心声,以及我还特意在两处歌词上对了一下他的口型,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到……


总之这是希腊神和北欧神的故事,两个神之间总有非常多的共同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最后祝你看得愉快!



【霜铁】中国有多美

❤️💛💚💙💙💜❤️

青三凉:

“蜜糖,你不觉得这样很浪费时间吗?”Loki举着最新的Stark Phone原地转了一圈,说:“我明明可以直接带你过来的。”


视频里的Tony慵懒地挑了挑眉:“小鹿斑比,你要遵守游戏规则。”他舒展身体躺在私人飞机上,双手枕在脑后,表情惬意,“我还有五个小时就会到达,希望在这段时间里你能做好作为导游的准备工作。”


他切断了视频通讯,Loki冷着脸把手机扔进口袋里。作为万能的神,他在某天晚上被作死的Stark引诱着同意了“陪他来中国做他的导游”,他在那天做了个爽,但代价就是之后几天的夜生活。


穿着一身三件套的Loki看起来像极了某公司的高管,虽然某种意义上他确实管理着SI的高层。神祇的身高和容貌让他尤为显眼,有些少女甚至拿出了手机装作自拍的样子,却碍于邪神的气场只能拍一个远远的侧影。


有趣的中庭人,Loki拿起一旁架子上的小册子。好在神祇能看得懂任何一种语言,他一边把这些语言翻译成英文存入记忆,一边想Tony见到他的样子。钢铁侠可没有站在外围远远地看着他,开始的时候Tony和他斗嘴,他们在一起后Tony冲过来勾着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火辣辣的吻。


他微微勾起唇角,迅速地回味了一下Tony的味道,然后把小册子放回去,整了整衣服,准备去往下一个地方。


他的蜜糖喜欢冒险,喜欢旅行,喜欢各种新奇的事务。他也是,他曾游历各个宇宙,幸好在中庭遇到了勾走了神全部心神的Stark。


五个小时的时间当然不够邪神把所有的景点逛完,但足够他筛选出他希望两人去的地方。


“Hey,小鹿斑比。”Tony从飞机上跳下来,摘掉墨镜冲上来勾住了Loki的脖子,跟他交换了一个火辣辣的吻。然后他用那双闪着光的大眼睛饶有兴趣地盯着他:“我的导游准备好了吗?”


“当然,”Loki凑在他耳边低声说,他的手不老实的揉了揉Tony挺翘的臀:“一定对得起Mr.Stark支付的钱。”


Tony瞪了他一眼,一把打开了他的手。他抬头看着Loki,双臂抱在胸前说:“现在我们去哪里?”


“南方,水乡。”Loki揽住了他的腰。


两人从芦苇荡里走出来。总裁的西装外套被水乡的风吹得向后飘扬,衬衫勾勒出他漂亮的腰线。


“Wow。”他挑了挑眉:“看起来像是威尼斯。”


“但它们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Loki牵住他的手:“想检查一下你的导游有没有认真做准备工作吗?”


“当然。”Tony冲他眨了眨眼睛。


在纽约的时候他们很少能这样手牵手的走在人流里,神盾局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Loki的出现,而钢铁侠又得保证不能给民众带来恐慌。现在他们牵着手走在异国的水乡,竟感到一种自由。


没有人认识他们。Tony舒了口气,虽然不知道那些跟在他们身后的女孩子们在干什么。


Loki的声音低沉好听。邪神完全能一心二用地边给Tony讲解边听愚蠢的中庭人在窃窃私语什么。


“他们看起来好配啊。”当然。


Loki忍不住停下来亲了亲Tony的侧脸,然后熟练的把Tony的注意力转移到旁边的雕窗上。


“他们很伟大,”Stark很少有这么直白的夸奖:“能把一件最常见的东西雕刻成最独特的样子。”他叹了口气,“希望那时候他们有人支持。”


Loki握紧了他的手。


每一件事都值得Stark停下来仔细看一看,他们在水乡花费了整整一天,回到私人飞机上的时候Tony手里还拿着用邪神的脸骗来的糖人,小老鼠的尾巴勾到了自己大大的耳朵上,他忍不住舔了舔细细的糖丝。


很甜。


第二天Loki带他瞬移到了大草原。Tony站在几乎长到他的腰的草丛里好奇地揪着一根草尖问道:“Loki,这里的草原和Asgard的一样吗?”


“当然不会,我亲爱的Stark,”Loki从身后抱住他的腰:“Asgard的草原在前几年还充满了战争的味道。”


Tony拍了拍他的手背。他转头看向还穿着三件套的Loki:“我想在草原你可以换掉这身衣服。”


Loki挑挑眉,用魔法顺手帮自己和Tony换了套“情侣装”。Tony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男朋友的想法竟然还不错。


他们拨开草丛一点点探寻着,Tony边走边问走在前面的邪神:“你会骑马吗?”


“当然,”Loki说:“我也曾经是Asgard的小王子。”


Tony停了一下,提议道:“那么现在Stark的王子愿不愿意带他一程。”


Loki低笑着变出一匹马,他换了一套骑装。


Tony看着Loki被骑装包裹的更为修长的身形,忍不住舔了舔唇:“亲爱的,你真辣。”他凑上去给了Loki一个更辣的吻。


Loki坐在他身后,把他整个人拥在怀里。黑马小跑着,草原上有狂乱的风,把Loki半长的发吹拂在Tony的颈后,让他禁不住偏了偏头,一抬眼就能看见邪神漂亮的下颔线。


“Loki。”他开始靠在身后人的怀里,眯着眼睛看着远方:“我喜欢这样。”就像是再也没有那些烦心的事情,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


“我也喜欢。”Loki在他的脑后印下一个重重的吻。


他们很幸运地遇到了真正的游牧民族,好客的主人虽然惊异于两人的着装,但还是端出了美味的马奶酒。


Tony笑着一口饮尽,Loki替他擦了擦唇角。


女主人有些好奇地问:“你们是一对吗?”


Loki点点头。


“你们真的很配。”


“谢谢。”


第三天Loki把Tony带到了雪山。Tony裹着厚厚地冬装在凌冽的风里大声说:“Loki,这里有什么值得一看的东西吗?”


“当然,蜜糖,爬上去就知道了。”


Tony撇了撇嘴。他其实不太喜欢这些地方,总让他想起一些更为寒冷的记忆。但Loki正牵着他的手,那个修长的背影从来没离开他的视线。他跟着走了上去。


他们在一处平台歇了一下。有个裹得厚厚的女孩子怯生生地接近他们,用蹩脚的英语问:“你们需要帮助吗?”她顿了一下,“你们什么都没带,需要一杯热水吗?”


Tony好奇地问她:“你家在哪里?”


女孩子指了指山脚,然后挠了挠头:“我妈妈觉得山上一定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她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大瓶子和两个小小的一次性杯。


她把热水递给Tony:“你可以先。”她做了一个暖手的动作。


“谢谢你。”Tony笑了笑。


Loki也冲女孩露出一个笑容。


女孩子在他们对面看了他们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说:“你们在一起了吗?你们相爱了吗?”她的两个大拇指对着点了点。


Tony点点头:“是的,我们相爱了,我们在一起了。”他和Loki对视了一眼,眼睛里满是笑意,Loki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女孩子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她说:“祝你们幸福。”


“谢谢你。”


他们告别了女孩子,Tony在Loki的帮助下在天黑之前爬上了一个顶峰,Loki用魔法帮他减轻了高原反应,而他们中途遇到的登山队也给了他们一些东西,或者是一杯热水,或者是几块压缩饼干,还有一个普通的指南针。


他们脚下的世界仍然一片洁白,山顶有些飘雪,Tony平静了一下呼吸,轻声道:“Loki,谢谢你,”他顿了一下,“Stark还从来没有被一小杯热水温暖过。”


“这些可不是神安排的,”Loki拥抱着他:“我只是觉得这里很美,你应该来看看。”


“确实,这里很美。”Tony叹了口气:“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待更久。”


“你喜欢中国?”Loki挑了挑眉。


“至少我们遇到的都是我喜欢的。”


以为Loki没有零钱而帮他们付钱买糖人的学生,给他们马奶酒说他们相配的女人,给他一杯热水暖手祝他们幸福的女孩子,以及一个普通的指南针。


Tony转身勾上了Loki的脖子:“我的导游很尽职,也许我应该给他加点工资。”


Loki笑着吻上了他:“谢谢老板。”


他扶着Tony的腰吻得认真,雪花在他们身边飞舞,一点点染白了两人的头发。


中国有多美?至少他们所见皆为美。



@灰咒语 我不知道算不算偏题,希望你喜欢。这个世界很温暖,愿你也能感受到。

【霜铁】Flavor Of Life

感动😭

爱酱:

*无聊的黏糊糊恋爱故事。大写加粗的OOC。
正文:


  
  1.
  
  Loki睁开眼睛。他所在的地方黑暗又狭小,他只能试探着抚摸四周的墙,然后让自己站起来。
  
  等到他适应一些这里的光线的时候,他找到了一扇门。
  
  “所以第一次是什么?”他喃喃自语着,打开了门把手。
  
  从落地窗外射入的光线让Loki眯了眯眼睛。他把手指放在木质的扶手上,慢慢地走下楼。华丽的大宅此刻静悄悄的,半透明的灰尘颗粒在空中飞舞着。Loki站在空无一人的大厅中央,使出魔法寻找那丝他熟悉的气息。
  
  很快,他转头重新向楼上走去。他的脚步走过他刚刚藏身的小储藏室,在走廊深处的一扇房门前停下来。
  
  Loki先是绅士地敲了敲门,然而并没有人回应。大概猜到了门里正在发生什么的Loki叹了口气,在绿色的魔法光芒闪过以后出现在了房间里。
  
  “Wow,”正盘腿坐在地上、戴着护目镜摆弄一块电路板的Tony惊叫起来,“你是怎么进来的?”
  
  Loki摇摇头,向后靠在一张摆满奇奇怪怪的金属零件的桌子上。
  
  “一般的小孩们第一个问题会问,你是谁。”他说。
  
  Tony仰视着他。他的身量还很小,再加上坐在地上,因此仰头看Loki的动作显得十分费力。
  
  “可我不是一般的小孩。”他气势十足地说,在那张小脸上显得更大的眼睛直直注视着Loki。
  
  “是吗?我可不知道。”Loki假装漫不经心地说。
  
  “你知道。”Tony十分有自信地说,“不然你就不会来找我了。”
  
  Loki终于被逗笑了。他在Tony面前蹲下来,伸手揉了一把Tony这时候还是浅棕色的卷毛。
  
  “你赢了,我承认我早就知道你。”他柔声说,“你是天才的TonyStark。”
  
  Tony被Loki的这句话取悦了。他弯起眼睛,像只被挠了下巴的猫。
  
  “所以,你是谁?”他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Loki根本无法把自己的眼睛从Tony身上移开。他曾经瞒着Tony偷偷和Jarvis要过对方小时候的照片,但是亲眼看见总是不同的。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本来默默仰慕着的偶像,突然成为了你的派对嘉宾那样的惊喜和不能置信。
  
  “你为什么不说话?”得不到回答的Tony看向Loki的目光有点警惕了。
  
  Loki收回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我是个时空旅行者。”他半真半假地说,“我从未来回到这里,想见一见伟大的Stark。”
  
  Tony的眼睛瞬间亮起来。在听到“未来”两个字的时候,他的眼神立刻变得憧憬。
  
  可是很快,那里面的星星就暗淡下去了。
  
  “你是来找我父亲吗?他不在家。”他撇撇嘴,重新埋下头鼓捣那些零件。
  
  Loki伸出双手,捧住Tony的脸让他看自己。
  
  “我说的就是你,Anthony。”他叫了Tony的全名,“我特意来造访你。在不久的将来,你就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你的成就比起你的父亲将会毫不逊色。人们会说HowardStark是TonyStark的父亲,他有这样一个伟大的儿子;而不是说TonyStark是HowardStark的儿子,他不过是继承了那份基因。”
  
  Tony呆呆地看着Loki。Loki还从没有看过Tony这样的表情;这让邪神内心柔软。他凑上前,在那小小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在我用双眼见过的一切里,你是最好的。”他低声说,让自己和Tony额头相抵,“我是说整个九界,不止是中庭。”
  
  “……什么?”没听懂后半句的Tony追问。他不太习惯这种亲密,因此从Loki的怀里挣扎了出来。
  
  “没什么。”Loki站起来,他当然想再和Tony待久一点,但是他的时间已经到了,“抱歉,但我要离开了,很快会再见的,蜜糖。”
  
  “嘿,”Tony抓住Loki长袍的一角,因为不满而鼓起脸颊,“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你是我的崇拜者吗?你叫什么?未来发生了什么?你回到过去的原理是什么?”
  
  Loki竖起食指放在嘴唇上。
  
  “我什么都不能告诉你。”他说着,还向Tony施了一串魔法,“而你也什么都不会记得。”
  
  在Loki的身影消失之前,他一直都在看着在地板上蜷成小小一团陷入昏睡的Tony。
  
  “该死的时空法则。”宇宙中总有些亘古不变的秩序,连神都不能轻易打破,因此Loki又气愤又懊恼。
  
  “我怎么会不想出现在你生命里的每一秒呢?”他低声说着,消失在绿色光芒画出的法阵里。
  
  2.
  
  Loki费力地拨开拥挤的人群。这里又吵又乱,舞曲的鼓点震耳欲聋。Loki拉着脸,忍住让自己不要用魔法把在他面前扭动的人都劈成两半。
  
  Tony在哪里?邪神一边想着,一边释放出一丝魔力去寻找自己此行的目标。
  
  然而还没等到Loki的魔法给出反馈,Loki就看到了Tony——他的男孩坐在吧台边,十分快活地晃着腿,还对舞池里的一个姑娘吹了声口哨。
  
  Loki优雅地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毫不客气地推开面前的一个男人,向吧台走去。
  
  Tony一下就发现了他——Loki觉得他也挺想对自己吹个口哨的。棕发的男孩眼睛亮晶晶的,看着Loki坐到自己身边时简直要喜不自胜了。
  
  “嗨,帅哥。”Tony用酒杯轻轻碰了碰吧台,“能请你喝一杯吗?”
  
  Loki伸出手,从Tony指间抽走酒杯拿到了自己手里。
  
  “你到了合法饮酒的年龄了吗?”他问到,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拜托!别这么扫兴。”Tony撅起嘴。而Loki趁机凑上去,在那鲜嫩的嘴唇上偷了个吻。
  
  两个人的嘴唇短暂相碰,然后就离开了。Tony眨眨眼睛。
  
  “刚才发生了什么?”他故作无辜地问到,“一位问我是否合法的绅士又吻了我?”
  
  “是的。”Loki大言不惭地承认,把手指放在Tony的后腰上摩挲,“我还想和你做点更不合法的事情。”
  
  “猜猜怎么着,”Tony说,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纸钞结了账,“我喜欢你这么直接——调情的过程总是让人享受的,我一般不愿意错过这种机会。可是你的西装太加分了,让我忍不住放弃了原则。”
  
  他说着,伸出手弹了弹Loki的领带结。Loki抓住他的手指,矜持地在Tony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我也很想和你慢慢来,”他说,“可我没那么多时间,而我又太渴望你了。”
  
  Tony在Loki的恭维下飘飘然地走出了酒吧。一人一神走到了隔壁的酒店,在打开房门后迅速地滚到了床上。
  
  Loki用自己的银舌头给了Tony一个绝妙的口活,而在Tony因为这个高潮爽到几乎成了一滩水之后,他发现Loki没有继续动作了。
  
  “嘿,”Tony不满地扯了扯Loki的头发,“你怎么不动了?”
  
  Loki抬起头。他像只即将捕猎的大型猫科动物一样,凑上前亲了Tony。
  
  Tony睁着眼睛。从别人嘴巴里尝到自己的味道让他觉得怪怪的。
  
  “我没时间了。”Loki半是咬牙切齿半是恋恋不舍地说。他伸直双手把自己撑在Tony上方,又一次地把自己的嘴唇贴到Tony额头上。
  
  “你以后和我睡的机会还有很多。”Loki在魔法的绿光里说着,看着Tony慢慢闭上的眼睛,“虽然这次真的很可惜。”
  
  3.
  
  加州马里布,白色的浪潮轻柔地拍打着海岸。在这片别墅林立的富人区,Stark的住宅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它坐落在一片饱受潮水拍击的峭壁上,地基深入到坚硬的岩石中。它坐拥着整片海滩最美好的景色,也让每一个看到它的人惊叹于这栋别墅的危险与新奇。
  
  而Loki此行的目的地,就是位于这栋建筑地下的实验室。
  
  他优雅缓慢地迈着步子,三两下就破解来开了实验室的密码(“抱歉了Jarvis。”邪神诚心诚意地想着。),然后他走进实验室,踢开了一个滚到他脚边的酒瓶。
  
  实验室里只有电脑屏幕闪烁的微光,不过Loki很快就适应了这黑暗的环境。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实验桌旁边,把手掌放在了满身酒气的男人头顶。
  
  “看看你,”他低声说着,带着怜惜地微微叹气,手指轻柔地揉了揉掌下的卷发,“真是一团糟糕。”
  
  尽管Loki的动作轻柔地像只猫,Tony也还是立刻就醒了。他可以称得上是凶狠地抓住Loki的手腕甩开他,顺便蹬了一脚地面让自己坐着椅子远远滑开。
  
  “你是谁?”他哑着嗓子问到,而Loki因为想起十多年前向自己问出这个问题的小Tony而出神了一秒——哦,不,没有十多年那么久。对于能够转换时空的神来说,那不过是几个小时之前的事情。
  
  他温顺地举起双手。
  
  “我没有恶意,”他柔声说,最大限度地让自己没有任何攻击性,“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Tony盯着他。他的眼睛里满是熬夜留下的红血丝,神情里也写着满满的不信任。
  
  “你怎么进来的?”他问,像只张开浑身刺的刺猬。
  
  Loki歪了歪头。Tony的状态看起来非常糟糕,Loki有点后悔自己选择的地点了。如果不是在Tony的家里出现,他能更快让小抱抱熊放下戒心。
  
  邪神的大脑飞快地转动着,他需要立刻编造一个谎言,而他正好最擅长此事。
  
  他把一只手放到背后,在一秒钟后拿出了一盒披萨。
  
  “你的管家给你订了外卖。”他把那份Tony一定会喜欢的加了双倍芝士的快餐食品稳稳端在手里,“然后他让我进来了——虽然我并没有看到他人。”
  
  Tony的眼神里还有点怀疑,但是他肩膀的线条放松了下去。他坐着椅子滑过来,接过Loki手里的披萨,然后像只小动物一样嗅了嗅这份美味。
  
  “我确实很饿。”他嘟嘟囔囔地说,“但下次绝对不许陌生人进出我的实验室。知道了吗J?”
  
  没有声音回答。这是当然的,因为好AI在邪恶魔法的攻击下睡得正香。
  
  Tony抬起头疑惑地朝四周看了看,正好撞进Loki注视他的眼神里。
  
  “咳,”亿万富翁咳嗽一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你在等我付钱是吗?多少?”
  
  “23美金。先生。”Loki慢条斯理地想着。他心猿意马地盯着Tony的嘴唇,它看上去红嫩柔软,咬起来想必十分美味。
  
  Tony下意识地去掏口袋,然后亿万富翁反应过来自己并不会随身带钱。
  
  “呃,”他有点尴尬地说,“可以赊账吗?”
  
  “当然。”Loki抱着胳膊,一点都不见外地靠在实验室的桌子上【他对这里可太熟悉了,不久之前他和Tony还在这里来过一发呢】,“你也可以用点别的来付账。”
  
  Loki说着,若有所指地用堪称下流的慢动作舔舔嘴唇。应该庆幸他有张足够好看的脸,不然这样赤裸裸的暗示足以让人报警了。
  
  Tony上上下下打量了Loki一遍。老实说,站在他面前的男人完全不像个外卖员;他衬衫的衣料看上去很有质感,齐肩的黑色头发也打理得一丝不苟。他倚在Tony的桌子边,那副优雅的派头好像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Tony的视线在Loki脸上停留了超过三秒。然后他挑起眉头。
  
  “我猜你并不是来给我送外卖的。”他用肯定的口气说,终于露出自己花花公子的派头,“你是来专程找我的吗,宝贝儿?”
  
  “是的。”Loki懒洋洋地说,“我打晕了本来该到这里送外卖的男人,把他塞到垃圾桶里,然后拿着你的披萨混进来,只为了能在床上和你春风一度。”
  
  Tony被逗笑了。
  
  “虽然我很贵,绝对不止23美金一次,”他说,“但是你过关了。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
  
  “因为魔法要消失了。”Loki站起身朝Tony走过来,他把一只手放在Tony肩膀上,弯腰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十二点的时候,南瓜马车和水晶鞋都会消失,公主只能回到灶台边,继续做她的灰姑娘。”
  
  不习惯和人对视的Tony眨眨眼。他对这个陌生人更加好奇了。而且信奉科学的工程师不太愿意承认,这个绿眼睛的家伙给他一种奇妙的似曾相识感。
  
  “所以你要变成泡沫了吗,小公主?”他轻佻地说着,想要去抓Loki的手,结果扑了个空。
  
  Tony瞪大眼睛,看着Loki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慢慢变成透明。他看看Loki,又看看空气,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
  
  “看吧,这就是上天给我的爱上人类的惩罚。”Loki夸张地叹口气,抓紧时间咬了一口自己从刚才就一直肖想的Tony的嘴唇。他把另一只手放在Tony后脑上,把他按进自己怀里。
  
  “接着睡吧,蜜糖。”他柔声说着,“等你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还会在你身边的。”
  
  4.
  
  Loki把手指搭在额头上。他向四周望去,入目都是漫漫的黄沙。神域的小王子不满地抬起脚,老实说鞋子里涌进沙子的滋味确实不太好受。
  
  “我真的羡慕Thor,至少他能飞。”Loki艰难地迈开腿往前走了两步,又泄气地停下来。他屏气凝神,开始寻找自己此次寻找的目标。他放出几丝魔力,分散开去寻找Tony的气息。
  
  他很快就找到了——在阿富汗的腹地,这片人迹罕至的沙漠中,那个移动的小黑点实在是太明显了。
  
  Loki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然后在一块露出黄沙表面的巨石边停下来,看着Tony向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我要找出来那些家伙是谁,然后杀了他们。Loki咬牙切齿地想着,因为看到Tony露出来的胳膊上的血迹而倍感难过。
  
  他有点犹豫自己是否该现身——如果他出现在Tony面前,Tony就会向他求救,这是个消耗体力的事儿,而Loki还不能真正地救他——他可以在不打破时空规则的情况下在Tony的时间里出现那么一小会,但他什么都不能做,还必须要在离开时抹去自己的痕迹。Loki讨厌这些宇宙法则。
  
  Loki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他想给Tony一瓶水,然后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不要放弃希望,因为获救的机会就在前方——但Loki痛恨这个。他恨不得自己能在Tony面前像个救世主一样从天而降,带着他远远离开这片让他的小抱抱熊流下鲜血的沙漠,带他回到Malibu的家中。可事实是,即使他是个神,知晓能毁灭一颗星球的魔法,也不能抹去那些已经发生的痛苦,也不能改变Tony未曾和他相遇前的命运。
  
  Loki黯然神伤地躲在了那片石头后面。他背过身,听到Tony的脚步远去后才露出头来。
  
  凭借神明绝佳的视力,他已经看到远处天边旋转的直升机螺旋桨。
  
  还不算太坏。他有点欣慰地想。
  
  5.
  
  Loki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贴心的电子管家为他留了一盏小夜灯,他顺着这缕昏黄的光线,慢吞吞回到卧室里,轻手轻脚地从床的一侧掀开被子躺下去。
  
  在他还睁着眼睛看天花板的时候,就感觉到身旁细微的动静。Tony蹑手蹑脚地蹭过来,用自己的脚趾蹭了蹭Loki的小腿。
  
  “你去哪了?”小抱抱熊含糊地问,声音里还带点困意。
  
  “我去出轨了。”Loki很认真地回答,听到了Tony的一声低笑。他转过身把手放在Tony腰上,用自己的额头与Tony相碰。
  
  “你能睁开眼睛吗?”他低声问。
  
  “为什么?”Tony勉强睁开一只眼睛回望Loki。
  
  Loki在他还闭着地那只眼睛上吻了一下。
  
  “只是想让你第一眼看到的就全部都是我。”他说。
  
  Tony真的因为这句话睁开眼睛了。不过下一秒,他就翻了个身。
  
  “Jarvis!”他冲着天花板喊到,“给我看看Loki最近的书单?五十度灰还是暮光之城?我早就说过这些言情小说会教坏我们的外星友人的!他都放弃莎翁腔开始搞肉麻兮兮的这一套了!”
  
  Loki没有反驳。他憋着笑凑过去,在Tony因为害羞而发热的耳尖咬了一口。
  
  FIN.
  
  

太甜了吧

铁罐的屁股爱上了队长的咚:

【盾铁】第二份半价



托尼一直很讨厌“第二份半价”这种促销方式。

所以每次店员微笑着告诉他“第二份半价”的时候,托尼总是礼貌拒绝。

托尼努力说服自己不买第二份的原因是“老子有钱老子不在乎第二份是不是半价”,但当他看到店里的情侣或者亲子坐在一起相互品尝对方手里的点心时,托尼还是觉得自己的胸口空荡荡的。



哦,他的胸口当然空荡荡的。

“钢铁侠没有心”

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没有就没有吧,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孤独酷似沉重的铁锤,打碎着玻璃,锻造着钢铁。”

钢铁总是与孤独为伴。



然而史蒂夫刚好相反。

他会愉快地买下第二份,然后送给自己的朋友们。

有时是一杯咖啡,放到托尼早上必去的咖啡机旁;有时是一件衬衫,送给一脸嫌弃的巴基;还有时是一双跑步鞋,送给和他一起晨跑的猎鹰。

所有人都收到过史蒂夫的礼物,所有人都觉得美国队长热衷于购物真的是一件很不合常理的事。

但是他们都很喜欢这件”不合常理的事“,包括托尼。



托尼收到来自史蒂夫的第一件“半价”礼物是一瓶沐浴露,史蒂夫结结巴巴地解释说“这个第二份半价”,与平时送给其他朋友礼物时“理所当然”的样子大相径庭。

托尼握着残留着史蒂夫手掌余温的沐浴露,瓶身上的温度顺着手臂迅速蔓延到了他的胸口,镶嵌着冰冷反应堆的胸口被一种暖暖的感觉填满。



史蒂夫送给托尼的第二份“半价”礼物是某牌子的爱心牙膏,晶莹剔透的膏体里包裹着微微颤动粉色心型碎片。托尼看着包装上溢满的粉红少女心,嘴角略微有些僵硬地问:“你喜欢这个类型?”

史蒂夫僵硬的点头。



曙光从云层缝隙流泻而下,暖暖地照在复仇者大厦巨大的落地玻璃上。

托尼穿着睡衣迷迷糊糊地站在咖啡机前等咖啡,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棕色的卷发上,发尾甚至泛着丝丝金光。

托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喝了一口清晨的咖啡。

神志终于清醒的托尼看到了神色古怪的布鲁斯和惊讶状的克林特。



“老天拜托别告诉我我变成女的了。”托尼边说边摸自己的胸,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后松了一口气。

布鲁斯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那个,“你的睡衣?”

“睡衣?”托尼皱皱眉,掀起自己睡衣的衣摆仔细看了看,“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和史蒂夫一起买的吗?”克林特有些激动的问,“你们一起逛街了!?”

“没有,这个是史蒂夫送给我的,第二件半价,你们都知道的。”托尼难得耐心地解释道。

克林特吹了一个长长的口哨,布鲁斯也有些欲言又止。

托尼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没有理会举止怪异的两人。



然后史蒂夫从楼上下来了,身上穿着和托尼同款的睡衣。

克林特的口哨声吹得更响了,托尼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瞪了克林特一眼。史蒂夫尴尬的咳嗽了几声,脸颊有些发红。

看着和自己穿一样睡衣的史蒂夫,托尼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上一次出现还是在很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父母穿着睡衣一起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自己戴着圣诞帽在他们面前跳来跳去,母亲笑着放下报纸起身抱起他......



那是家的感觉。



但托尼马上强迫自己压下了这种感觉,这只是“第二件半价”而已,托尼在心里对自己说。

“你是打算改名叫’口哨侠’吗?”托尼将心里那股说不清楚的异样的感觉转化为攻击力,并瞄准了克林特。

然而克林特并没有识趣地闭嘴,反而变本加厉地用奇怪的调子喊道:“大厦里有人穿情侣装喽~”

史蒂夫紧张地看着托尼,意识到对方并没有因为这个而生气后暗地里松了一口气,用严厉的口气对克林特说道:“这不是情侣装,这只是’第二件半价’而已。”



看吧,史蒂夫解释得多么清楚,“这只是第二件半价而已”,托尼也不知道自己心底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与失望由何而来,史蒂夫只是实话实说啊。



托尼一个人在工作间吃着“第二份半价”的披萨,史蒂夫拎着两杯奶茶站在工作间门口。

托尼嘴里叼着披萨睁大眼睛看着史蒂夫,意思是你怎么又来了?

史蒂夫晃了晃手里的奶茶,“第二杯半价。”

托尼“哦”了一声,接过史蒂夫手里的奶茶。奶茶的热气顺着吸管上升到托尼的鼻尖,托尼深吸一口气,湿热的气流钻进托尼的鼻子里,浓郁的香草气息在托尼的鼻腔中扩散开来。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香草味?”托尼吸了一口奶茶。

“只有香草味有这个活动。”史蒂夫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说。

“那真是太幸运了。”托尼感叹道,“不过你为什么总是能遇到这种活动?”

“或许美国队长运气比较好?”

“那如果我和你一起出去是不是可以蹭蹭好运气?”

“什么?”

史蒂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托尼刚才是向他发出了一个邀请?

“没什么。”托尼装作无所谓的说,“随便说的。”

“要不然明天试试?”

“试什么?”

“试试你和我一起出去会不会也遇到很多的’第二份半价’?”

史蒂夫说完就后悔了,托尼肯定只是说着玩而已,托尼斯塔克怎么会在意第二份是不是半价?

“可以啊。”托尼低头咬着吸管说。



第二天上午托尼没有理会其他复仇者的起哄声,带上鸭舌帽就和史蒂夫一起出门了。

巴基在托尼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悄悄对史蒂夫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史蒂夫装作没看见一样揽住托尼的肩就朝外面走。




“你想去哪?”史蒂夫问。

托尼仔细思考了这个问题,有些悲伤地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去的地方。平时自己待的时间最多的地方就是工作间,偶尔参加聚会或者执行任务的时候会去一些他并不熟悉的地方,大部分时间,或者说几乎是全部的时间,托尼都躲在那个充满金属与机油味的工作间里。

“我都可以,你定吧。”



阳光柔和又温暖,托尼摘下了他的帽子,微风趁机吹乱了他的头发。

史蒂夫想帮托尼整理头发的手举起又放下,最终只是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史蒂夫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上一次我和朋友一起出门闲逛,还是在七十年前。”

“哇哦那可真是…”托尼惊讶之余有些伤感,“没有人陪我闲逛过。”

史蒂夫睁大眼睛,“怎么会?”

托尼耸耸肩。

“我们去那吧。”史蒂夫指着前面的一家甜品店说。

托尼顺着史蒂夫指的方向望过去——


“DOMINIQUE ANSEL BAKERY”

         多米尼克安塞尔


这是托尼在纽约最喜欢的一家甜品店,店里的cronut是他宁愿等待两个小时也要吃到的甜点。

“这家店得预约,还是换一家吧。”托尼有些遗憾地说。

“不用。”史蒂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晃了晃,“我预约过了。”

“什么?”托尼小跑着追上史蒂夫的步子,“那你还问我想去哪?”

“这是为了预防万一,比如你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托尼瘫坐在露天阳台的吊篮藤椅上,手里端着一盘cronut。

“真是太美好了!”托尼深吸了一口cronut的香气,身体随着吊篮藤椅晃来晃去地说。

“我觉得也是。”史蒂夫喝了一口冰柠檬水,看着托尼说。

“不过并没有第二份半价,看来美国队长的好运气也不是一直都在。”

“这只是个意外,下一次肯定会有。”

“我才不信。”

“明天我们再试试?”

“试试就试试。”



史蒂夫临时有任务被神盾局叫走了,托尼一个人回到大厦的时候,大厅里坐了一排的人。

“快看是谁回来了!”克林特大喊。

“鬼叫什么,你不认识我?”托尼翻了个白眼。

“和美国队长约会的感觉怎么样?”Natasha 问。

“还不错,等等,什么叫约会?我们只是一起出去吃吃饭聊聊天而已。”

“对,现代人称这个为’约会’。”Natasha说。

“不,我们只是…”

显然没有人理会托尼的解释,克林特再次吹起了口哨,巴基欢呼了几声。

幸好老好人布鲁斯出来打圆场,他表示自己相信托尼说的话,然后把还想继续解释的托尼送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没多久托尼就收到了史蒂夫的短信,短信里说他执行完任务的时候救了一家花店老板,店老板人很好送了他一束唐菖蒲,问托尼想不想要。



唐菖蒲?托尼握着手机努力在脑子里搜索这种花的印象。

从根到叶散发着文化韵味和贵族气息,一般用来传达深沉、纤细的情感。

店老板应该是个女人,托尼推测道。

“这是店老板送给你的,你再送给我,不太好吧?”

托尼回复完将手机放到回床头柜上,但手机马上又响了,史蒂夫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托尼疑惑地按了接听键。



“托尼,我并不懂插花艺术,这花放在我这里也是浪费。”

“这样的话我可以去你房间帮你。”

“那你在我房间里等我。”

托尼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史蒂夫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托尼打着哈欠坐上了去史蒂夫卧室的电梯,他很想跟史蒂夫说今天这么晚了明天再说吧,但鬼使神差的他居然就答应了,在晚上十二点。



托尼从自己的房间里带了些文竹,如果他没记错,刚被赶回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十分喜欢在唐菖蒲周围围一圈文竹,来送给对于自己很重要的人。

史蒂夫的房间和他刚搬进来时没什么变化,还是托尼当年设计的那样。

除了桌子上多了一本素描册,托尼很想翻翻看美国队长的素描册里画的都是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说真的,托尼真的很想把自己童年偶像的房间翻个底儿朝天。

我想你肯定理解这种心情,原本只能在海报或记录片中见到的人,有一天突然和你住在了一起,并且现在你就坐在他的房间里,周围充满着他的气息。



托尼正在和自己心里的邪恶想法做斗争的时候,史蒂夫回来了,手里捧着一束唐菖蒲。

“原来唐菖蒲这么好看。”托尼感叹道,他已经很久没见到过唐菖蒲,记忆中它的样子已经模糊了。

“具体一点是绯红唐菖蒲。”史蒂夫将花递给托尼,“店老板告诉我的,全靠你了。”

“别对我报太大希望。”托尼接过花,那股异样的感觉又从他的心底升了起来。

史蒂夫从柜子里找出来一个漆铜色的金属直筒瓶,瓶身上充满了黑色的大理石花纹。

“你确定这不是一个笔筒?”托尼接过花瓶,嫌弃道。

“我这里只有这个,不能用吗?”

“能用是能用,只是....我尽量吧。”

托尼小心翼翼地将花束拆开,用剪刀修剪过每一朵的茎叶后,将它们放到了花瓶里,周围插了一圈文竹。

“犹太人喜欢这么做。”史蒂夫欣赏着托尼连贯的动作,“即使被纳粹赶到了巴勒斯坦,他们也没有丢弃这个习惯。”

“对,我小时候有一个家庭教师,他是犹太人,教了我这个。”

托尼将花放到了史蒂夫素描册的旁边,装作不经意的问:“你都画些什么,大艺术家?”

“你可以翻翻看。”

托尼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努力不让自己好奇心得到满足的表情太过明显,慢悠悠地从桌子上拿起素描本,随意翻看起来。

第一张是复仇者全员。

“画的不错,你把我画矮了。”托尼撇撇嘴。

史蒂夫笑着不说话,仿佛在等些什么。

第二张是mark47。

“mark47是一件艺术品,没有人能忍住不画这么完美的艺术品。”




第三张是托尼,站在咖啡机前喝咖啡的托尼。

托尼吃了一惊但还是继续翻了下去,说不定史蒂夫给每一个人都画了素描呢?

第四张还是托尼,躺在沙发上午睡的托尼。

托尼迅速往下翻了几张,没有意外的,全是自己。

“哇哦,这……”托尼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一时间两人都陷入沉默中,托尼的沉默是震惊的,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童年偶像的素描册里会装满了自己;史蒂夫的沉默是紧张的,他没有把握托尼会接受他。



“犹太人在颠沛流离的岁月里,在饥寒交迫的日子中,将唐菖蒲看作他们黑暗生活中的一丝光亮,他们认为唐菖蒲可以给他们的避难所增添家的感觉。”


“托尼,你就是我的唐菖蒲。”


“在完全陌生的二十一世纪,是你给了我家的感觉。”


“我爱你,托尼。”



在史蒂夫热切而专注的目光的注视下,托尼开始思考自己对于史蒂夫的感觉,仅仅是朋友吗?如果只是朋友,他又为何会在史蒂夫说“不是情侣装”的时候心里充满失望?如果只是朋友,为什么已经形单影只了几十年的自己在看到史蒂夫的时候会突然想拥有一个家?

史蒂夫说“你给了我家的感觉”。

而史蒂夫又何尝不是给了他一个家呢?

“我不知道,史蒂夫。”

“你知道的,托尼,不管答案是什么,请告诉我。”

史蒂夫的目光坚定,不论结果是什么,他都想知道。




“你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个?”

“突然?”史蒂夫难以置信的重复托尼的话,“我三个月前就开始送给你礼物了。”

“你送给所有人礼物!”托尼反驳。

“我担心只送给你一个人的话你会不收。”

“我为什么会不收?”

“你会收?”

“你不是说第二件半价?”

“哪来那么多第二件半价。”

“你哪来那么多钱?”

“神盾局补发了我七十年的工资。”

“还剩多少?”

“买完唐菖蒲还剩下这些。”

托尼看着史蒂夫手里的二十块钱,扶住自己的额头,“你就不知道存钱?”

“存钱干什么?”

“花到重要的人和事上。”

“你是重要的人,向你告白是重要的事。”

“那次克林特说我们穿的是情侣装,你否认了。”

史蒂夫愣了一会儿,然后笑了:“你因为这个生气了?”

“没有。”托尼立刻否认道。

“我担心你会生气,没想到你还是生气了,早知道这样我就直接承认了。”史蒂夫遗憾地说。

“我没生气!”托尼急切地再次否认,“我只是有点失望......”

托尼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史蒂夫的手臂已经环到了他的腰上。

“我再也不会做让你失望的事了。”



被史蒂夫揽住的一瞬间,托尼感觉埋藏在自己内心深处已经存在了几十年的冰山开始有了裂隙,史蒂夫的手掌带着绝对的温度,就如同那次残留在沐浴露瓶身上的一样,将那座冰山一点一点地融化。史蒂夫那双宽大的手掌坚实有力的揽着托尼的腰,将托尼的身体往自己的胸怀里带。

托尼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顺从了,“你真用爱心牙膏吗?”

史蒂夫感受到托尼的身体正在逐渐放松,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完全落地,他低头吻了吻托尼的额头,“不,只是想送给你。”

“我怎么会用那么少女的东西?”

“那你用了没?”

“没有!”

“我检查一下。”

“唔......”




第二天清晨,托尼和史蒂夫一起下楼,再次看到了大厅里坐了一排的复仇者们。

“你们每天都这么闲吗?”托尼没好气地问。

“昨晚铁罐是不是留在你房间了?”克林特问史蒂夫,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激动。

“你怎么知道我昨晚在史蒂夫房间?”托尼没好气地问。

“得了吧,昨天晚上十二点我看到你偷偷摸摸去了史蒂夫的房间,没多久史蒂夫捧着一束花也进去了。”克林特说完又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谢谢大家这几个月的关心,我们在一起了。”史蒂夫宣布道。

Natasha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布鲁斯和巴基击了个掌,克林特打算再吹一个响亮的口哨。

“我发誓鹰眼侠如果你再吹口哨我就把你的每一支箭上都安一个口哨。”

克林特识趣地住了嘴。

“还有’几个月’,’几个月’是什么意思?”托尼转过身问史蒂夫。

“先去吃饭。”史蒂夫没有回答托尼的问题,推着托尼的腰朝餐厅走。

克林特看到两个人叠在一起的背影没有忍住,还是吹了一个响亮而绵长的口哨。

我也想买买买!!

比哈特的马大哒:

虫铁圈第一本合志本预售开启啦!这部云集各位大手作品的本子!真的不考虑在双十一剁手一下吗?
11月11日20:00正式开启预售 
预售链接:链接看这里
刊名:《一期一会》(Enie Weile)
价格:正本70r(带整套周边),周边加购10r/套,特典挂件加购12r/一个
字数:12W(8篇设定各异的甜向短文)
淘宝店铺:白日幻想工作室
文阵:青三凉、岚、刀锋、冰糖葫芦、水边的云、喵迩纯、Brightside,苏三起解
图阵:比哈特的马大哒、P16,松井乌冬、小清新藍樂、莺时
【活动一】[手速福利]:11月11日晚八点预售正式开启之后拍付前100送@-松井乌冬-  绘制的虫铁天使恶魔AU挂件一枚!手速不快只能加购了哦!
【活动二】[转发即送]:凡LOF推荐蓝手宣传信息皆送一张虫铁猫和老鼠AU明信片(购买时在淘宝页面自觉拍下〈感谢宣传〉款项即可)
【活动三】[转发抽奖]微博本宣从转发中抽两名小天使送合志本加周边一套
帮扩的都是仙女!!活该幸福一辈子!!

PS:碎碎念一下封面设计的理念,文名《Enie weile》翻译成中文的意思就是一期一会,灵感是取自钢铁侠1里面,小虫子跟铁人的第一次相遇。封面的设计灵感来自英雄归来的,铁人对小虫子说的:“你应该会更好的”,加上铁人在英雄归来里其实手臂开始有点受伤,所以封面的小虫子握着铁人受伤的手,我现在已经变得很好了,可以跟你并肩战斗。封底的小雏菊就不解释了啦~
希望小仙女们能喜欢这个设计。
光棍节啦,买一本甜甜的虫铁暖暖身吧[DO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