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云海

漆园傲吏,青袍白马。

美漫相关:DC&漫威,ST SW电影
相声:德云社,了解中
感谢你的小心心和小蓝手٩( 'ω' )و
CP杂食很难说,写写脑洞开开车
不定期记录脑洞
欢迎找我玩呀
雷点:ky,上升真人
墙头无限大,美人是一家

花好月圆【贤良,ABO,HE】



04

#1v1

#秦霄贤x周九良

#未来章节有车纠结发不发,姑娘们你们说发不发……

#圈地自萌禁止上升

#只发糖


@奕锡zyx  @咖喱鱼蛋 哈哈哈哈哈哈我又来更新啦!!


“你是……”

秦霄贤看着张云雷抿了抿嘴:“我是周航男朋友”

张云雷看了他一眼:“航航可没提过”

秦霄贤捏紧了拳头:“他向来口风紧,您是张师兄吧?”


疼痛之后就是眩晕,又是疼痛,夹杂着想要呕吐的欲望,空气中的桂花甜味冲淡了绿茶味,让他陷入了黑甜的梦乡。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病房,周航还是有些低烧,尝试的动了动手指头,碰到了秦霄贤,秦霄贤立刻醒了。

“老琴……?”

他的声音过于沙哑,秦霄贤给他倒了一杯水,周航就着他的手喝了些。

“你师兄回去了,我让他明天早上再来”

周航点了点头,秦霄贤帮他往上抬了抬被子,正要把手撤走,周航一下子把头贴在他的手上,声音沙哑的不行:“你的手?”

秦霄贤不着痕迹的收了手,摸了下他的额头:“门锁了,我没有办法,把窗台砸了”

还好是一楼。

手被包扎好了,周航盯着绷带不知道在想什么:“打破伤风”

“你怎么不问问我疼不疼呢?”

秦霄贤半开玩笑似的开口

周航抓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到自己的心口

“手太冷了”

秦霄贤再也控制不住,吻上了周航的唇。

不知道是谁的眼泪打湿了对方的眼睛。

周航,周航。

对不起。


窗户被打破成了德云社一桩悬案,张云雷大胆分析,是小偷进门了,不然怎么周航的钱包都丢了。

周航抱着三弦垂着头,耳根子红了一片。

又发现三弦离自己太近了,又急忙把三弦放桌子上。

这些小动作都被张云雷看到了,张云雷什么也没说,只是两个人一起吃中午饭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他一句:“航航,你有男朋友了?”

周航一口饭差点喷出来,想起了三哥的话,点了点头。

张云雷突然就有点激动了:“说好一起娶媳妇,老婆孩子热炕头,你却弯了?!”

周航赶紧解释:“男的朋友,简称男朋友”

“得了吧”张云雷抬起头靠到椅子上“我本将心向明月……”

秦霄贤在一旁的桌子上止不住的发笑。

你等着吧张云雷。


晚上睡觉的时候,秦霄贤习惯性的揽住了周航,感觉周航身子绷紧了一下。

秦霄贤来了这里两个月了,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好了一个月了。

“怎么了航航?”

“老琴,师父要给我赐字了”

“这是好事啊!”

“我不知道怎么说”周航凑近了秦霄贤“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做梦”

秦霄贤不说话,一下一下亲着他的额头。

“你流了好多血,躺在那里”

秦霄贤慌乱的抱紧了周航:“那都是假的”

周航反手抱住了他:“这个世界上绝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三哥,遇见你是我最走运的事情”


七队团建,海边撸串,真心话大冒险。

“九良老师你有小幸运吗?”

那人看着海天相吻的界限

本以为他会嗤之以鼻

没想到周九良沉吟片刻:“必然是我和三哥”

原来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再过一周就又到那个时候了”

“我知道”

“……我不想再用抑制剂了”

秦霄贤瞪大了眼睛,黑夜里周航在他的锁骨上咬了一口。

空气中的桂花香味一瞬肆溢,像是要包裹住咖啡豆。


“哈哈哈哈哈哈抽到你了璇儿,说吧,你的小幸运是什么?”

“我赌一盆小龙虾,铁定是奶球球”

秦霄贤喝完了玻璃杯里的啤酒

“奶球球是命中注定,小幸运也是”

队友难得没有插科打诨

“我的小幸运?是手冲咖啡”

顺着我记忆的味道,遇见你。



花好月圆【贤良,ABO,HE】

03

#1v1

#秦霄贤x周九良

#圈地自萌禁止上升

#万年冷圈,只发糖

#未来章节有车qaq
@咖喱鱼蛋  @奕锡zyx 谢谢姑娘对这篇的喜欢哈哈哈哈哈哈

秦霄贤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抓着自己的是那绿茶味儿的师兄,明明睡觉的时候还是团子肉乎乎的胳膊醒了怎么醒了就这么粗暴了?!

周航你在那傻乎乎的干嘛,你老公都被人摸全了!

张云雷拨动三弦弹了个小调,周航连忙接过三弦:“师兄技艺见长”

张云雷又摸了摸周航的头:“航航,等你出师了师兄把你讨走当搭档行么?”

秦霄贤心中警铃大作,难道周宝超甜人人爱,九辫CP都能拆?!

周航抱着三弦:“周航知道师兄看重我,知道我性情,和我最熟稔,但是具体怎么分,还得看师父定夺。”

他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张云雷笑了笑,唱到:“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秦霄贤心里说不出的震惊,一瞬间又觉得对不住一线天,又觉得对不住孟哥……不对,关孟队什么事情?

贵社后台,渍渍渍。

秦霄贤只觉得小孩把自己又抱紧了:“如果能分到师兄,我自然是特别特别开心的”

特别特别咬的太重,张云雷伸出手指:“那我们拉勾,不管分没分到,咱哥俩都是一样好”

周航犹豫着也伸出了手,两个人的手勾到了一起。

若干年后舞台上张云雷成了角儿,一派的风流倜傥,周九良抱着三弦坐在他旁边,二人默契如初,不输当年共习技艺。

“哎周老师,你说你怎么就跟了孟队呢?”

“哪那么多为什么,就是时机到了,机缘到了呗”

孟鹤堂也凑了过来,卡拉OK一片混乱,烟雾弥漫着:“当年要不是我主动,周宝宝就被张云雷那个妖精讨走了”

秦霄贤听着“周宝宝”皱了皱眉头:“原来九良哥哥您和辫儿哥还有一段往事?”

周九良玩着跳一跳:“你怎么那么八卦呢”

秦霄贤心里紧了一下。

“……但说无妨,师兄师弟,传习社三弦那些年,你们太年轻,不会懂的”

说完周九良去了点歌台:“点一首《我的好兄弟》给我师哥,希望他在八队一切都好”

“真官方啊”

“有没有一起的!”

“哎这歌我熟!”

不是所有Alpha都会被Omega吸引,也不是所有Omega都会喜欢Alpha,秦霄贤想着,心里又释然了些许,等晚上他再套套话,可千万别是一段往事啊!

终于熬到了晚上九点,秦霄贤伸了个懒腰,周航刚洗完澡,穿了个大背心和大裤衩子就躺倒了:“神仙哥哥,你又回来啦?”

“能别叫我神仙哥哥吗航航,弄得我像性转刘亦菲似的”

“行行行,那叫您什么?”

“老……”老公的读音别在了嗓子里,扭曲成了“老秦”。

“老琴?这名字带劲欸!”

“对了航航,你那个师兄怎么回事啊,又摸头又挽胳膊的”秦霄贤不满,秦霄贤撅嘴嘴

神仙卖萌最为致命,周航捏住了神仙的嘴:“他就喜欢那么和我闹着玩,觉得我小……其实他对我也是很好的……”

这话秦霄贤不爱听了,我对你好,你怎么不和我拉勾勾,小孩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自顾自说下去了:“其实让我和师兄做搭档,我觉得也还能接受,就怕台上压不住他”

孟鹤堂您都能压住,还怕个“青城山下白素贞”怎么的,秦霄贤直接说了:“我觉得他喜欢你”

周航笑了:“就因为今天拉勾?”

老秦悲愤点头,气呼呼的样子看的周航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就把我当亲弟弟,亲弟弟您懂吗,就是弟弟”

那我秦霄贤,岂不是弟中弟?!

我把你当老婆,你把我当弟弟。

“这样吧神仙,我实话实说了,我知道师兄喜欢什么样的人”

一线天??大白馕?!

“他喜欢大眼睛,双眼皮,钢铁直男不搞基。”

周航一本正经的说着,秦霄贤整个人要笑疯了。

耳边传来七队一队汉子鬼哭狼嚎:“朋友的情谊啊我们今生最大的难得……”

明明是周九良点的歌,最后成了全体合唱,可能每个人都对张云雷有说不出的感谢吧,或者是七队八队早该一起聚聚了。

还是那年中秋节,他一边抚摸着露出肚皮的奶球球一边偷看周九良,卷毛青年坐在沙发一边毫不避讳打电话:“师兄?你们这么晚还不睡,干啥呢?”

快乐的时光总是格外短暂,夜里周航睡熟了秦霄贤就会睁开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帮他拉拉被子,有时候也会大胆的凑过去,在他额角留下轻柔的一个吻,然后又开始患得患失,怕一觉醒来自己是在病房,更怕一觉醒来自己在天堂,

为什么是天堂,因为我人帅心善还痴情。

每到这个时候,秦霄贤总会懊悔万分,甚至掉过眼泪。

周航没怎么趴着睡过,和孟哥采访时候不一样,周航只喜欢侧身睡,床上常年一只龙猫抱枕。

提起来他就生气,那个龙猫是张云雷给的。

秦霄贤把龙猫从周航怀里扯出来,小心的把人抱进怀里。

然后再睁开眼的时候就又在琴匣子或是周航手里了。

他听了太多周航的心事,每天都这样抬头不见低头见,他真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一些事情。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在秦霄贤穿越而来的第十五天,变故发生了。

上午天就闷着雷,下午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周航看着窗外抱着三弦练习曲子,不一会就错一下,饶是宠着他的张云雷也蹙了眉头:“航航,你怎么回事?”

“我觉得我可能有点低烧,头特别晕”

张云雷走近周航,把手贴了上去,他的手凉凉的,周航下意识的蹭了蹭,张云雷却触电般缩回了手。

嫌弃我们周宝宝吗你!

秦霄贤默默腹诽着,张云雷给周航倒了杯热水:“周航,我觉得……”

他还没说完,周航已经撒开了三弦跌跌撞撞抱住了他:“我好难受,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三弦质量好,秦霄贤被扔到了一边只觉得脑壳疼,看到这一幕简直说不出话,空气中的咖啡豆开始研磨,这气味很淡,除了秦霄贤没人闻见,张云雷却明白了什么,搀着周航往外走,周航扭头撇到了三弦:“三哥……”

“别管三弦了,先去医院”

如他们所料,周航终于分化了。

秦霄贤被锁到屋子里整个人都气炸了,又担心又焦虑,他忘不了周航泪眼朦胧去抱张云雷的样子,忘不了张云雷紧皱的眉头,忘不了空气中诱人的研磨咖啡豆味道,忘不了那声软绵绵的“三哥……”

可是他不在场。

周航孤身一人来这里,分化的时候身边只有张云雷这个师兄,传习社三弦那些年,他们果然不会懂的。

迟来的分化带来的痛苦和折磨,针管灌满了抑制剂打到Omega身体里,张云雷需要回避,他撑着头坐在医院的长椅上,从远方突然跑过来一个小伙子,气喘吁吁的,带着淡淡桂花味,那小伙子的手还流着血,衬着白皙皮肤过于明显了。

“周航在哪?”

花好月圆(贤良,ABO,HE)



花好月圆(贤良,ABO,HE)

02

#CP:秦霄贤x周九良

#圈地自萌禁止上升真人

#只发糖,未来某章有车但是发不了QAQ


你相信三弦能成精吗?

不是说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了吗?!

秦霄贤和周航一个坐在桌子上一个就穿了个大裤衩子,两个人看着对方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秦霄贤真觉得自己是不是中了某种魔法,白天是三弦晚上是人,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自然的摸了摸脖子,那边周航仍然惊魂未定的瞪大眼睛瞅着他,说出来的话却可爱极了:

“您……您说你是我三弦?那……那你是不是还要报恩?”

秦霄贤看着状况外混乱的小孩起了逗人心思:“今儿上午还叫奴家三哥,怎么现在就成了三弦了?”

他轻盈的从桌子上跳下来了,桌子不满的晃动了一下,秦霄贤扭着腰款款走了过去,身上骚包的桂花味都要把周航熏晕了,掐着嗓子:“奴家是要以身相许么?”

这个人太香了,我的三弦才没有这么骚包。

但是扑鼻的桂花甜香味惹带着闯北学艺的小孩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又亲切,又感动,他到底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郎:“那……那你证明一下身份……”

小孩真不好骗,秦霄贤撅嘴嘴

周航“???”

但这说明我周宝警惕心强,这么小就会保护自己,一个还没分化的小小Omega……

“不逗你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你让我证明,我也没有身份证”

秦霄贤说的理直气壮的,偏偏眼神还有种说不出的“慈爱”,盯得周航不自觉的离他更远了。

妖精的确没有身份证。

“但是我知道你叫周航,天蝎男,德云社传习社的,你和你那个师兄最要好,唱莲花落的,他是个绿茶……绿茶味的Alpha”

周航抬起脸看他:“那你呢”

“我?我是你三哥呀宝贝(๑˙❥˙๑)”

团子航航拒绝了您的卖萌并且投来鹅心的眼神。

果然这鄙视的表情就没变过。

你怎么这么招人疼啊宝宝。

秦霄贤不留痕迹坐他旁边了:“你不要怕,三哥既然是你的饭碗,以后就会尽职尽责”

周航看着他不出声:“那……你既然是神仙,你能预测未来吗”

“当然能啊”

“那……那你说,我以后能成角儿吗”

小孩的眼睛熠熠生辉,带着某种期待,眼睫毛都颤着,手指也不自觉握紧了,与卷毛青年着急的表情合二为一,秦霄贤突然就有点哽咽了。

“三哥,我不是想成那种明星,红人,我想……我就是想……”

他还是太小,不知道怎么说,不过秦霄贤也没想到原来艺术家也曾经满怀憧憬过。

“你成角儿了,还有个顶好的搭档,特多观众爱你,你还有个小师弟,人长的蛮帅,特别喜欢你……”

最后几个字声音越来越小,如同喃喃自语,周航沉浸在神仙对自己的肯定里,也没怎么细听。

“什么小师弟?”

“没事,天机不可泄露”

秦霄贤故作神秘的眨了眨眼睛,心里却五味杂陈,难道这就是上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但是就这点凡人的情爱执念,怎么可能打动上天?

如果回到正轨,他和周九良还是朋友关系,让他看着周九良成了别人的男朋友……

璇儿委屈!璇儿要杀人人来泄愤愤!

秦霄贤还没伤春悲秋完,周航又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了,他只听到了最后一个

“神仙,你说我会分化成什么呢?”

秦霄贤斟酌开口:“你自己想过吗?”

“其实我和师兄弟他们想的都不太一样,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担得起那种扶老携幼的责任,我只想踏踏实实过日子,以后再生个孩子……”

老秦迫不及待打断了他“所以你想……”

周航也没被他打断:“所以我想成为一个beta,普通人就成,这样既不会被信息素干扰,也乐得平凡,而且现在还没分化,我估计十有八九beta了,师父说beta显得最慢”

周航笑的一脸灿烂,秦霄贤更无法开口了

只好干巴巴的说:“说出来你不信,我是个Alpha”

“这有什么不信的,我师兄那样标致人物,不也是个Alpha吗”小孩凑近秦霄贤深吸了一口气,又抬头不好意思的冲他笑了笑:“神仙,你可太好闻了,比师兄都让我喜欢”

秦霄贤有些石更,秦霄贤不想说话,宝贝你知道你这样多让人想把你酱酱酿酿吗,咱俩桂花咖啡绝对好闻。

“小时候国庆去扬州玩,路上全是桂花树……”

周航又和秦霄贤说了什么,一直聊到了深夜,秦霄贤表面笑嘻嘻,心里……心里……

简陋的一间宿舍,依偎着的两个人。

想起周九良给自己题扇面,本来以为人家会写个“好好活着”,那人看着他沉吟片刻:“璇儿,我字可不好看”

“没事没事,就是以后你火了我二手卖赚差价”

其实只要你写的,你写了,这扇子我就珍藏起来了,别人再多钱也不给,这可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啊,不管你怎么想,在我家就听我的。

周九良也没说什么,抬手蘸墨,题了扇面: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


当时中秋佳节,孟哥回家探亲了,老秦就把周九良接回家了,一起玩乐吃喝好不快活。

家人看出他对那个卷毛Omega有想法,也没多说什么。


不过两三年,却换了人间。


“神仙,那咱们这相逢一场也不容易,您能赐我几句话吗”

周航眼巴巴看着他,秦霄贤想起了那个中秋节,想起他们一起开车去乡下看人打月饼,一起射箭,一起大呼小叫的做饭,奶球球也很喜欢咖啡味哥哥,咖啡味小哥哥给它的爹地提了扇面。

秦霄贤嘴角噙着笑,温柔的看着周航:

“夙龄尚遐异,搜对涤烦嚣。”

神仙不愧是神仙!!团子眼睛更亮了,两人异口同声念出尾联:

“待入天台路,看余度石桥。”

仿佛一霎那时间都静止了,只有眼前这个清秀好看的神仙哥哥,他那么温柔,带着故乡的气息。

周九良有礼数,有风度,开玩笑的时候也叫他璇哥哥,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看着他。

秦霄贤打破了温馨的氛围,因为第二天小孩还得早起训练:“航航,你看只有一张床……”


啊啊啊啊啊啊啊作为强迫症不发完上一篇真的hin难过

但是shdf也没有办法(挠头)

希望shdf早点结束……


花好月圆【贤良,ABO,HE】

花好月圆(Abo向)

01

#CP:秦霄贤x周九良(贤良)

#1V1

#不上升真人!!圈地自萌!!

#贤良大概万年冷圈了吧

#有肉(也不能发QAQ),绝对HE

#璇哥附身三弦梗


“一呀嘛更儿里呀,月了影儿照花台……”

仿佛是从一片蒙昧中被人敲醒了,秦霄贤的意识逐渐回笼,刚想指责他人扰人清梦,却只看到了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不断拨动着他的弦……

他的弦?!

秦霄贤挣扎了一下,却发现根本就动不了

抬眼看去是周九良圆润的下巴,对面是张云雷立在那里唱《照花台》。

惊悚一刻,并不快乐。

我穿越成了我暗恋师兄的乐器怎么破QAQ

一定是我睁眼方式不正确!!

秦霄贤再度闭上了眼睛,耳边仍萦绕着张云雷的歌声,听得人如痴如醉,身上被抚弄的也更加酥麻了……

论明明是被人猥(?!)亵却仍然觉得很舒服是什么心态?

此时此刻张云雷已然唱到了“美人呐,秋香哎,勾魂的女裙钗。”

秦霄贤陷入了又是混乱又是心神荡漾的情绪中,开始回忆昏睡前出现了什么……

晚上十一点半,喝多了,周九良

闯红灯,翻车,绿化带

救护车,周九良

然后自己就魂穿到了三弦里?

天呐不应该是一觉醒来一堆人围着你说“小姐你终于醒了”么??

但是想到是成为某古代女子还是暗恋对象的乐器,还是乐器比较好吧,秦霄贤胡乱分析着,那边周九良把他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桌子上,去和张云雷说话了,秦霄贤只能看到两人背影,二爷还是那样丰神俊逸,他的九良宝宝呢……

这个寸头胖团子才不是我烫头九良宝宝!!

胖团子扭头爱惜的看了他一眼,又对张云雷说了什么,秦霄贤恍然大悟,他这是在传习社,也就是……

穿越到周九良还是学徒的时候了。

那他应该是叫周航吧。

航航,航航。

秦霄贤在心里默默念着,只觉得那样的甜蜜泛上了心尖,不住的往外冒,然后胖团子就把他又小心的带起来了,靠着自己的臂弯。

脑中突然想到了绿化带旁周九良着急的抱着自己打给120的画面,秦霄贤鼻子一酸。

周航慢慢的抚摸他的身体,眼神中说不出的喜欢和认真,张云雷走了过来给自己倒了一碗茶:“航航,这么喜欢三哥?”

不许你叫他航航!

什么,这什么刺激的称呼play?!

本以为周航会一本正经的怼回去,没想到周航抬起头对那人笑的眉眼弯弯:“嗯!三哥可是我的饭碗”

其实如果你愿意,璇哥也可以成为你的饭碗,秦霄贤默默腹诽着。

他笑的太好看了,眼睛里都有吹皱的春水,张云雷也被师弟逗笑了:“以后你出师了还给师哥伴奏么?”

“当然了!这可是师哥啊!”

小孩说的那么笃定,张云雷摸了摸他的头:“那咱们一言为定”

秦霄贤看着这兄友弟恭的一刻,止不住的想翻白眼。

但是空气中的信息素却是奇怪的,张云雷是绿茶味,这是他们众所周知的,但秦霄贤闻不到周航的味道,明明离得这么近了,印象里周九良的味道好像是研磨咖啡豆的味,周九良是个分化的很好但是过于存天理灭人欲的Omega了,也就是现在还没有分化?

秦霄贤自己是一股子桂花味,上学的时候就分化了,还老被嘲笑娘Alpha,他是家里娇纵的小公子,从小想要什么要什么,不爱喝速食咖啡,只喜欢喝手冲,没出来学相声的时候姐姐给他做,出来了就只能委屈自己喝星巴克了,分到七队遇到周九良就喜欢上了那人淡淡的研磨咖啡豆味,再加上日常相处发现周九良是个十足的外冷内热,还喜欢玩具,把秦公子萌的不行,还不嘲笑他的味道。

大概这就是命定Omega吧。

他家室好,性格也开朗,生的皮相好看还是低音炮,从小到大不乏爱慕者,只是分化后追求者少了一半,合着以前都是想睡他才追他?

借着酒劲给人表白未遂还把自己弄的魂穿了,这什么事儿啊。

真是天妒红颜啊!

自古红颜多薄命啊!

秦霄贤被周航提着,又幸福又混乱的想着。

p.s.换(??)妻游戏早就写完了,但是都是车,没法发,希望追文的仙女们可以理解15551,等这段时间过了我就发

我现在好慌555555

大家都锁文了,我也先锁了

换 ()妻()游戏先锁了,我还在lof

实在是对不住追文的仙女们了

人怂志短……


贾尼女孩不认输!

勇敢的二秃子:

求帮扩,贾球bolotie预定😂,详情都在图里,工艺是皮绳+珐琅金属,预定有赠品,类似之前徽章的老贾透卡不过会是2.0版本,预定须进群,求帮扩散😭😭😭

我比较喜欢一次性全部写完了再发(挠头)

因为这样让我觉得比较完整(急性子+1)

最近沉迷德云社,还会有一些产出,毕竟除了官配我有想法,自己还有邪教脑洞

预告一下下一篇应该是换妻游戏,但是不影响夫妻感情(?),因为好朋友想看饼堂了嘻嘻

关于金东还有很多的想法

坑一点一点填,不着急

我们来日方长呢(⁄ ⁄•⁄ω⁄•⁄ ⁄)

got7的话……CP属性我还真的不好完全定义……总之猪尔太喜欢了!

其实我和很多姑娘不一样,大家可能萌一对CP就是不可拆不可逆,但是我我我是无节操杂食主义(捂脸)

举个例子,比如我能吃盾铁,也能吃铁盾,还能吃冬盾,还能吃冬铁——但是我还是最喜欢盾铁+冬叉,对于美漫CP基本上都是看,没有产出过(捂脸)

欢迎向我提供脑洞,如果我真的可以写出来的话(小声)

好啦,又发完一篇辣(伸懒腰)


I still believe in heros.

哈哈哈哈哈哈哈胡言乱语一条
我吃的CP太多了,简介就不赘述了
第一次在老福特发文特别激动特别紧张
每次看到有人喜欢了我的文章或者推荐了都会特别开心
你们是天使吧!!
双十一也要听角儿的相声
愿我们所爱一如既往
也愿我们与角儿来日方长
墙头无限大,沙雕比正经多
话唠٩( 'ω' )و